山海涛涛

风骚脑洞奇葩事

《殃人》

祸水淹城墙
分流细缕静穿廊
域外鬼哭烟火利
梧桐根下一蚁江

几度秉烛夜  一读皆李广
死去碑志书两行
且将老兴亡  一算盈昃并列张
飞离神思默经纶
数遍一纸惶惶

予人一剑好  封喉贯颈项
风卷干桃符  秸草随烟晃
一去纸笼浆  漫起长盛光
眼角溅灰像  一般残剩样
恩赐长生命  旁观喷火囊

几度烽火檀香撞
欲与口唇较量
四两黄金押螺床
泣泣无诉昏荒
缚身千众评脏

以何斯文对风骚
刻入腠理污腻
腥浊扣缠屋梁
不知哪年棺压壤
寄这一魄回乡
莲拥清酒醉舌尝

几度诚意遮荒唐
一点天宫巧  二笔远山扬
额落梅花状  靥中现杏黄
彼女正唱对宫娥
岂知后主恨何长
怀抱青史向北邙
出口晏晏迈陂塘

有雁只影狂  雪压两翅僵
意与高天叫  挣破铁罗网
若隐绮红春色  逗眉翘嘴
心藏白刃封疆
今以巧笑狐媚上
任君问我  以何风骚对龙帐
笑推河山溺亡

哪处存供孔门香
殃人货色也叩堂
无泪可流血满眶
犹记垂拱为平章

——完

——必须说下这脑洞来源,鸡鸡鸡的想象力……讨论“风骚”这两个字怎么由原本的意思变成了贬义,我俩胡诌诌了一阵,鸡鸡鸡脑洞出来了。

——【元统治之后】“把长得白白净净的,一身赤胆忠肝想着复辟旧朝的文人都卖到勾栏院里去”“完了当官的去嫖,文人在那扼腕流泪有辱斯文愧对风骚,当官的蒙古人听不懂”“觉得这小身板挺好,就听他自己说 风骚风骚,就把这 风骚两字拿来形容这些人,知道意思的,也拿来取笑”

——我必须说瞬间被这脑洞秒杀,于是结合了一下前两天看元曲看到的一个超带感的词:殃人货。故事就这样出炉了。救国不成的文人被卖到勾栏院,受尽屈辱,最后爬到皇帝床上来了一场蓝颜祸水。

——文人,应该是清清雅雅的,嘴皮子利索身子骨子硬,最后用了背离初衷的方式圆了执着的念头。鸡鸡鸡说,硬是把一黄色脑洞写出了血泪来。没办法啊一想到文人我就想多了想深了想远了……远目。半个下午就写完了,顺溜地不得了,实在想写手头又没合适的曲子,就这样,怎么顺手怎么来,酣畅淋漓,痛快!

——刚跟鸡鸡鸡找完歌,没成功,说了晚安要睡觉了,明天上学,困!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