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涛涛

宝山应龙

        宝山,妖鬼之地也,孱颜峻峭,幽丛密树。其射影之蜮,饮血之蚋,食肉之狼狈,比是也。神人以为祸,密筹亡也。
        遂令华泽应龙至于司阍,掌宝山诸孽,应龙两目,一目嗔则云霞散,一目昏则溪谷断。众妖虚意迓之,去之生路欲死其也。龙与战,斩狐童三尾,亡妖无数。然龙亦断角失目,困宝山南隅,残肢破身以守。         
        仙神无救者,七日令曰,应龙圮态,妖相也,去其神格,封于宝山。

——《离归志异·卷一·宝山应龙》

《妖神曲》

A1
宝山肠九道
虫蛇挡仙招
上挂璧飞泉
下走楩枬坳
童子呼古谣
脚踏碧眼枭

C1
不知此间何日照
晨听雉雊  夜闻狼嚎
眼梢挂红霞  流云晚倾倒
半是神像半为妖

B1
一卷沙砾盘龙身
两处虬枝老鸹噪
以尾画地  决水如涛
扶摇去处风薄怒
枯叶生刺如并刀
朱华荣烨  灰骨难雕

A2
顾首千年貌
须发与雪凋
青丘眠九尾
华泽冒龙角
天地未相绝
山水一色老

B2
生灵不若鬼一朝                                                 
共当无忧待潮信
倦鸟归巢  秋风静扫
老兽舐伤无人晓
两目混沌方寸消
鳞上青苔  爪间残草

——嗯哼,这首是当时看到老妖征《妖神曲》的词写的,当时文案已经写了一半,词已经写了开头,正好看见征词,就写完了,虽然没有成功,不过对个人来说,那就是与懒癌战斗的胜利!否则我这文案和开头几句,估计得拖到N年以后才能补完……可能又是另外模样的故事。
因为最后是围绕“妖神曲”这个题目来完成的,所以就是这样的故事啦!

一尺血

        兖州“一尺血”,红药异种,端姿绝品。然仅存评书画作,画存深宫,梁太祖甚爱,并葬长陵。遂今无人得观其妙。
        有载兖州一子,小字琼郎,善莳草花,犹喜芍药。其纯白芍药洁如羊脂,春老缀满庭芳,见者无不爱之。永齐元年,太祖初践国祚,草创未就,八方尚兵燹荒灾以累。贼假前朝之名,克兖州,纵兵掳掠,哀鸿遍野,处处啼血。时严冬三九,白骨与雪不辨形迹。贼至琼家,竟一院血红芍药,吐萼雪中,方正一尺,贼横刀劈之,断茎沁红汁似血,诡谲有异。兵马俱惊,以为业果早报,惶惶奔走,二日弃城亡。
        后六年,天下定,太祖巡此地,见一尺血犹傲然庭中,一时怔然。而一尺血嫣然六载,忽枝颓叶败,上目其艳颓一瞬,伫立良久,倏然泣泪长涌。左右不敢言,人亦不知其故。

——《离归志异·卷一·一尺血》
——《陶庵梦忆》有一篇《一尺雪》,是讲山东兖州一带的芍药名品“一尺雪”的,我借用一下,感谢张岱佳作。然后这篇当时是给一个妹子写的文案,里面的人名也不是如今这个,但是后来妹子再无消息,我就改了点,放这里。
——最近完全无心学习,麻蛋作业太多了!而且我特么入了士兵团团坑,这是一件多么悲伤的事情,当圈子不再火热……入坑晚,就这样,所以我立志要撸袁哲袁成伍史高史高帅团孟章宪双龙……中的某几对……啊,啥事,还是等期末的作业浪潮退了再说吧,简直想哭!

棋&词一首《错步棋》

       乙丑正月,玉林山珍珑得破,此局类八卦演武,最重杀气,立局数载,无一人解。今破一小生五指,实为向也虚而今也实。
       小生何之意,自言镇远府伴读,因抄没除籍落此。众悟然,布此珍珑者,越国大将姬戎也。曩与镇远交兵多数,纸上乾坤胜负,如对弈黑白。二将旗鼓相当,然戎棋错一着,终负镇远,失十三州,死不知数。惶惶流离,于玉林山布珍珑,后不知所踪。
       众散,之意笑抚棋子,曰:“吾于扬州闻《长山烟》,方知琴;于镇远府见《棋变论》,方知书;于禁中观《长山图》,方知画。此三者,丝缕难断,又皆在弈中,若不知其三,不知姬戎,何欲解此珍珑?”
       语罢,负手而去。

——《离归志异·卷一·棋》
——琴棋书画四个故事,这篇算是总结性的。这首词写完了,一直默默躺在我的文件夹里,在此附上。

《错步棋》

曲:《旧时风月》
词:我

A1
一步棋 错把 身名裂
满目江山画屏横列
灯摇曳 独对小楼两行泪枯竭
又何必 再布珍珑碣

C1
正江河向晚漫一夕红颜 空巢飞入三两雀
我也提笔洇开一院廊榭 念起旧时共相携
沉缓缓一数个个草屑 醉卧惊枝鹊
乐事尚且 笑你疯癫我则沆瀣

B1
重行几度人世间 黄昏过后又日昳
生如山间鸢尾蝶 也入伽蓝听佛诫
有人嗟叹有人桀 惟我轮回化枯叶
看朝朝晨露 如烟霭幻灭

B2
我把薜荔罗衣解 管他甚么繁华阙
长山烟中一场劫 多少旧人身茕孑
不如一声离切切 高歌且醉无月夜
任堂前春燕 飞去别家歇

A2
天元侧 落下 一红叶
孤棋未定风景重叠
灯摇曳 独对小楼敲乱黑白界
更忆及 对弈思方略

C2
危崖光熙曲流小泉清冽 洗平棱角曾如削
好年光不舍那昔日人靥 留得风雅妆耄耋
人鬼往来纵高座莫诘 观山阿多些
我知缘业 凋谢处自生朝阳烈

B3
重行几度人世间 黄昏过后又日昳
生如山间鸢尾蝶 也入伽蓝听佛诫
有人嗟叹有人桀 惟我轮回化枯叶
看朝朝晨露 如烟霭幻灭

B4
我把薜荔罗衣解 管他甚么繁华阙
长山烟中一场劫 多少旧人身茕孑
不如一声离切切 高歌且醉无月夜
任堂前春燕 飞去别家歇

        扬州武戏妙天下,然其传之不朽者,惟扬州谢小山之七弦琴也。小山一肚书史,凡五音六律,出出皆有传头①。其癖杂乐,操琴必檀板清讴以和。声势之整而大,气息之洪而透,闻者陶然。
        丁卯重九登高,小山遇北府西门肃,肃慕其已久,遂要弹一曲,因无所和,肃自清歌。衬山水佳处,小山忽涳蒙,忆往往故事,提琴作《长山烟》。肃闻之默然,曰:“奈何。”
        后馀年,盖有奏《长山烟》,肃辄唤奈何,人莫能彰其意。事传甚远,有某执棋而闻,竟拍落百子,噱而断缨,曰:“不知谁一往而深情,奈何耳!”②

——《离归志异·卷一·琴》  

注——①:《陶庵梦忆》某篇,想到了我补上……
           ②:《世说新语·任诞》桓子野每闻清歌。辄唤奈何!谢公闻之曰:‘子野可谓一往有深情。’

——原文那个奈何我实在想不出来是个什么意思,这两个字本来就模棱两可,各人有各人看法。

        古人论书势,人各不同。然至徽州李芒,众口毁誉参半,观其劣处,无不言及《镇远丧国论》。时镇远将军吴定大败越狄,横取河西十三州,掳三万,得胜回朝,万人空巷。而芒洋洋作此论,数定罪责并论丧国之说。
        当此论中,芒之笔态劲净而匀,若草里惊蛇,金刚嗔目,无一临笔之嫌。周知芒善临摹,其欧柳瘦金怀素之草悉如真作。惟此书势昭明己意,比大家犹胜。但所言荒诞,遂久负恶名。
        其后定得此论,阅而束阁。又三十载,斯人已逝,新帝以旧恨抄没镇远吴府,然寻遍楼阁,不得此论。俄而启一木箱,发李芒手札数卷,乃运己笔意而作,尽大风范。
        因卷头语“长恨朝夕,势变如棋。”,称《棋变论》。

——《离归志异·卷一·书》

——这个在最初写好的时候,我就把词也撸出来了,但是现在看看,觉得词写得并不好,所以就让它沉睡吧。
吴定,取无定之意。

        报恩寺出册页百方,皆名家画作,中有画鬼周回宁绘人像一幅,画中人凝眉而笑,似嗔似怪,神态动人。卷后小跋鉴回宁亲笔,曰:“惟吾笔附子端之鬼,方作鬼工,号画鬼。
        兰子端,少年绝慧,尤工山水,尝作长山图三卷声动四座。然十八溺亡,声销迹绝,或曰人妒而害之。其长山图独立名笔,犹风姿卓然。今藏紫宫。
        某作《长山烟》一曲,并题七字:画千古,人亦千古。

——《离归志异·卷一·画》

——很久之前,哎也不咋久,写文案来着,是阿梨提的琴棋书画,也是因为这个和阿梨相识。当时在看《陶庵梦忆》,所以一些梗或者语句被我写上去了,我现在不记得是哪些,等啥时候重看,一定补上出处。话说我好喜欢我自己起的名字……而且觉得,这种没个准确信息的梗,每个人想出来的故事都不一样呢,不过都很有意思啦啦啦~
      

伊人爱

        彭城富贾伊氏,生女六,半百弄璋,呼子曰:“人爱”。人爱粉雕玉琢,面如蕊女,见者或谓其男身女相,若西方迦陵鸟,后叶必一飞冲天。然天弄世人,人爱十岁尚咿呀难言,愚闇钝缓,身笨口拙,比及同龄,竟似痴儿。闻者莫不唏嘘嗟叹,伊老亦悲此儿,恐人欺之,闭门不待。
        人爱十六,家道败落,伊老恨恨亡,有仆欲窃人爱鬻之,时昆仑剑侠取道至此,救其走之,不知何往。
        旬年,人爱归,本痴儿竟谈吐雅常,肃立冷冽,人皆奇。后数年,其孤身茕孑,长教黄口小儿诗曲俚歌,犹《上邪》诵之不衰。

——《离归志异·卷一·伊人爱》

——先说这个名字,《宜春香质》雪集里主人公的字,是不是特别有味道特别那啥,但是那啥,那个伊自取是个很糟糕的人儿啊!但阻挡不了我对这个名字的爱……不要拦我……
本来昆仑剑侠也有一个名字,可我突然就不想让他叫那个名字了!
从身笨口拙到谈吐雅常,这中间的故事……我还没编好……编了一半……啊随便吧反正就变了。

叠城记

        余往金明,道闻前朝遗事,曰:前朝晋太祖躬兵二十万围南京肆州,梁末帝跃城而亡。太祖悲惋仰天长嘶,令并城共葬。壅河济汾,叩石累壤,凡千人摞土三月而平。又填数丈,均土基趾,数月新城起,恢弘去旧时尘雾,乃垒于末帝城茔之上。至今逾三百年,已落败,今肆州西郊之圮毁雉堞。
        野史载太祖弱冠识末帝,心向往之,然末帝困锁王命,以烧槽琵琶为喉,郁日泣血笼中。太祖哀其不争,以释此金衣而志夺天下。
        余曰:城上垒城,非谬矣,常有水发没城而重建,古之军将亦多有之。然太祖葬末帝其下,如举天下而倾,又市井犹已末帝徂落恸然者,旷古无一也。唯何詈太祖莽夫?余观之,真滂洋之情哉!而天下万万又传几何?

——《离归志异·卷一·叠城记》

——脑洞来自某次听讲坛,说宋的开封还完整地在现在的开封城下14米(大概)埋着,so。

离归志异序

        余幼居华州,识太武帝,总角相交甚厚。华州,沃土也,然人丁稀少,至于繁不及青兖。时国势颓,弘大八年,淮贼拔城屠之,民四亡,吾亦涉水走之。十年,太武起兵南陵,时吾落于北。宣定元年,太武大统,定京青州。吾只身赴京面之,宣于文澜阁。殿上太武英姿伟岸,当时少年,今已尊者。其侧常随一公子,玉颜白发。吾尝闻市井小儿歌六字谶曰:狐媚子,摄帝子。观此所思,盖白发公子也。
        归,吾隐于华州郊野之丛山。六年,吾得见白发公子,其遍身血迹,白发披散,駴駴如妖魔,吾救之。次年,太武迁都华州,并起宫室。而吾与公子相养以生二十载,吾年长渐老,公子容颜未变矣。
        宣定二十六年,太武崩,吾携公子往京丧。昔故土锁道已不识,楼阁层层,人声沸沸,吾二人入宫不行。公子忽长啸泪涌,几夕花容,一朝衰落,顿做青烟而去。惟吾一老翁,柱杖京华,满目无踪。
        离也归也,闻见多重,不我独也。        

——《离归志异序》     

——之前为了写词挖的一些脑洞当文案,结果词也没写……就放上来了,水平不高自娱自乐,其实就是胡说八道哈哈哈,学习写文言文,道路还很长久啊!